游迅網
水墨是獨屬于東方的獨特色彩,在中國的各類藝術作品中多有運用,作為第九藝術的游戲,又能否迎合中國式的水墨風呢?

   水墨,是國畫的一種表現形式,一般指用水和墨進行作畫。水與墨對應著陰與陽,陰陽調和的程度,決定了墨色的焦、濃、重、淡、清。五墨色的膠著鋪開了連綿不絕的濃淡層次,映照著古人生活的百味,這味道足了,所謂的“墨韻”也就渾然自成了。

   自水墨風重新走回大眾視野以來,以其為主格調的游戲作品不少,但影視作品卻鮮有人染指,一是因為其黑白灰三色難以把握,作品火候不到,就難免被淪為80年代黑白電影;二是因為這畫面中墨韻很難用肢體去表達,演員演繹的索然無味,必定就成了爛片一部。不過,這樣迎難而上的勇士也是有的,國師張藝謀就用了三年時間將他的《影》,打造成了極富古典色彩的水墨風。

光影陰陽交織,《影》如何詮釋水墨風

   無論是畫作、影視還是游戲,都需要觀眾或玩家通過視覺去直接鑒賞,一部好的水墨作品除了第一眼感受的形之外,還能通過反復琢磨去推敲隱藏在黑白濃淡層次間的意,形意俱全,作品就仿佛有了靈魂,給鑒賞者本人帶來的感受也就隨之鮮活。

   《影》是一部以三國作為背景,講述沛國大都督子虞,企圖利用“替身”收復境州,進而謀權篡位的故事。影片的直接背景格局不大,斗室之間的運籌帷幄而已,但卻恰如其分的迎合了現代作品演繹水墨風的關鍵,即:必要的舞臺感。

   影片中物理去色的服飾、黑白陰陽太極圖、蕭瑟殘破的村落等等,都盡量避免了屏幕中同時出現太多濃墨重彩的宮廷特色,盡量以黑白灰三色填充整個屏幕,這是《影》的形,與張藝謀早年間的作品如《滿城盡帶黃金甲》有著相當程度的反差。

   鄧超與孫儷可謂是整部影片的演技擔當,在張藝謀的執導下兩位戲神仿佛使盡了畢生演技去詮釋子虞/境州與小艾生命和立場就糾葛,無論是身體能量、語言穿透力還是情感的爆發力都堪稱完美的發揮,這是片中其他演員不曾擁有的,當然也是本部作品在選角上遺憾的地方。

   與普通影片不同的是,這部水墨風作品在三位一體的空間概念上拿捏的非常到位,如果你仔細感受,則能在許多片段中讀到強烈的、莎士比亞的舞臺感。眾所周知水墨起源于畫作,古人畫作多是靜態,但卻有著栩栩如生的靈動,這是“意”在作祟,如《清明上河圖》汴河之上的人群嘈雜,就仿佛能帶你回到北宋直接感受兩岸人民的勤勞生涯一般。

   電影不同于畫作,鏡頭之下多是動態,故而想要創作出水墨感則多要以靜為主導。譬如小艾,她輔助子虞,遁入沛傘,化解楊家刀法,高速鏡頭下粒粒分明的雨珠讓觀眾很難察覺這是動態的一幕,再這樣的背景下,境州、小艾、子虞的身體就像舞臺之上一幅緩緩流動的山水畫一般,讓觀眾覺得這是畫作,這不是影片,那水墨感也就油然而生了。

黑白與抽象,游戲作品對于水墨的誤解

   即便《影》在最后落得一個不太理想的大眾評價,但你無可否認它在畫面的表現上是極致的,負面的聲音多是因為緩慢推進的劇情令人生疑,或是使用了兩位頗受爭議的年輕演員,但它的水墨感是完美的,即便視覺蓋過了故事本身,它的成功也毋庸置疑。

   水墨風的游戲作品不同于影視,它五花八門且以此為主格調遍地開花,譬如為人熟知的《影之刃》《九黎》等等,雖然都是以黑白灰為主色調構建畫面,但天馬行空的發揮卻很難讓人將之評價為美,姑且算是水墨,但只有水墨的形,沒有水墨的意。

   《說劍》是在筆者印象中對于水墨二字理解最深的游戲,它在用水墨講故事、用水墨讓玩家與游戲交互,它不僅擁有水墨的表,還有畫面之下跟深一層的寓意。

   重劍無鋒、大巧不工,《說劍》的格局如同《影》一般小,但在細節的打磨上則十分細膩,盡管玩法如同水果忍者一般,但玩家體會到的不是劃動的樂趣,而是借由水墨傳遞出的主角對于江湖的情愫,從初出茅廬到收山歸隱,從手中有劍到心中無劍,你能感受到它是完整的藝術作品,而不是單純的消磨時間之作。

   反觀《九黎》等同類作品,雖然被大量媒體打上了中國水墨風的旗號,但卻很難從畫面中找到太多籍由水墨所塑造的某種意境,許多要素與場景甚至需要文字輔助才能讓玩家理解,這是另一種形式的本末倒置,連畫面都丟失了傳遞信息的功能,又何談水墨之意呢?

水墨風是否適合作為游戲的主格調?

   毫無疑問,這種極富中國特色的黑白色彩能夠很好的傳遞創作者想要表達的意境,但卻并非適合所有游戲,水墨風不是將原本的色彩抹除,再罩上一層黑白濾鏡就能妄談中國色彩,而是在這層疊的黑白灰之下傳遞一種精神,賦予了水墨靈魂,水墨風才能真正稱得上是中國韻味。

游迅簡介 | 商務合作 | 廣告服務 | 法律聲明 | 內容導航 | 友情鏈接 | 游戲幫助 | 問題反饋

CopyRight©2004年-YXdown.Com 游迅網 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編號:滬ICP備16038063號-3

韩国快乐8开奖结果